主题: 【酒泉百年故事】黑喇嘛传奇

  • 酒泉通
楼主回复
认证会员认证会员
  • 阅读:753
  • 回复:0
  • 发表于:2017/8/7 17:17:32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酒泉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黑喇嘛传奇

 
20世纪初,中蒙边界曾流传着许多神秘莫测的传说,而有位名叫黑喇嘛的人,便是演绎这部神秘传奇而又充满血腥凶残故事的主角。他来无踪去无影,堵截商道,杀人越货,搅得甘青新蒙和中蒙边界鸡犬不宁,动荡不安,人们谈“黑”色变,无不惊悚。直到上世纪末,西部有些偏僻地方仍用“黑喇嘛”比喻那些最凶残最暴虐最恐怖的人,且吓唬小孩不用“狼来了”,而用“黑喇嘛来了”。
据说,黑喇嘛是卡尔梅克人,即乾隆年间吐尔扈特东归后留在俄国的卫拉特蒙古人。出生在俄国西蒙古阿斯特拉罕州杜尔伯特部,曾在北京嘉呼克图衙门服务过。早年在伏尔加河流域过着游牧生活,因参加了十二月党人的活动,曾被沙皇关进监狱。1910年成功脱逃后来到中国,曾躲在西藏,研习密宗教义,自称获得了高超法力。
黑喇嘛是他在中国境内的通称,本名丹毕坚赞,也称丹宾坚赞、丹宾。“坚赞”是对宗教上层人物的敬称,还有人叫他丹毕诺颜。“诺颜”是蒙古语王爷的意思。在额济纳旗一带,当地牧民又叫他大头喇嘛,而最常见的名字则是假喇嘛。
1911年辛亥革命到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内陆亚洲地缘政治发生剧烈动荡,为黑喇嘛咸鱼翻身提供了难得的机遇。满清皇帝退位后,外蒙古政权在沙俄支持下加快了脱离中国的步伐。这时候,黑喇嘛摇身一变,成了外蒙古独立的急先锋。1912年,他作为西蒙古军队的最高统帅带兵攻打与***毗邻的科布多城,攻克了这个原属大清的西部重镇后,将城中非蒙古居民赶尽杀绝。就在这个时期,他和当时***的统治者杨增新结为死敌。
因黑喇嘛强悍勇敢,身经百战,攻打下科不多等城后,在库伦,也就是蒙古国今天的首都乌兰巴托,受到英雄般的礼遇,被库伦当局授予“公”的头衔,称为“呼图克图”,身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因当时在苏联主导的外蒙古革命斗争中,黑喇嘛错误地判断了形势,站在白军一方,成为外蒙古革命党人的死敌。后来,红军在整个外蒙古和西伯利亚悬赏捉拿黑喇嘛。蒙古自治政府还颁布了《告人民书》,呼吁人民不要中了黑喇嘛的挑拨离间计,警告任何人不得窝藏丹毕坚赞(黑喇嘛)。加之黑喇嘛嗜血残暴,不仅使敌人闻风丧胆,盟友也跟他矛盾纷纷,于是,他很快便受到左右两种势力的夹击,孤掌难鸣,四面楚歌而“出局”,最后不得不逃窜到中国境内,开始他的亡命之旅。 
他逃到中国境内后,首先选择***巴里坤三塘湖为落草的第一个目标。但因此地距离外蒙古太近,害怕界山那面的红色政权追杀,于是又盯上了地处***东大门的淖毛湖、松树塘等地。这里地处交通要道,出入甘、新、青、蒙等地极为方便。然而,由于***督军杨增新对他早有戒备,坚决反对,他的目的未能实现。
1920年冬天,在***没有立锥之地的黑喇嘛带着自己的部落,掉头南下,走出中蒙界山,来到***、甘肃、内蒙古交界处最大的无人定居区黑戈壁(肃北蒙古族自治县马鬃山境内)。随后在黑戈壁上修建起要塞——丹宾喇嘛(黑喇嘛)城堡,截断传统的丝绸之路交通线,干起杀人越货、抢劫商队驼客和政府官员的事来,甚至自立关卡,向来往商旅收税。
马鬃山地方史书里也有这样的文字:“……蒙古喀尔喀部喇嘛丹比加参为反对蒙古活佛哲布尊丹巴乎图可图的统治,带领70多户蒙古人进入马鬃山,驻牧公婆泉一带。丹比加参在公婆泉西南小山中筑一城堡,内有寝宫隧道,外有碉堡亭台,城东毡包林立,城西设有操场。他对马鬃山各部蒙古人及种鸦片的汉民约以法,课以税,施以军训,阴谋图占山为王,东山再起……”自此,中国***、甘肃、青海、内蒙等地交界处,出现一个人称“黑喇嘛”或“假喇嘛”的强盗。
丹宾喇嘛(黑喇嘛)城堡,坐落在黑戈壁马鬃山南部的丘陵中,方圆五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山头上密集分布着碉堡、战壕、营房等工事。每一个小山包上都有一个岗楼,与中央建筑群之间用战壕相连,层层叠叠的掩体和射击孔构成密不透风的火力网。
碉堡山的主体建筑坐落在一座已经坍塌的高大塔楼下,这是要塞的核心,是黑喇嘛的指挥部所在地。最南端紧挨着道路的小山顶上,有一个高大的堡垒,起到扼守交通要道的作用,是当年黑喇嘛的税卡。山背后有库房、监狱等。整个要塞堡垒居高临下,工事坚固壮观,防守严密,易守难攻。
俄国探险家奥勃鲁切夫见到过黑喇嘛,在他的著作《中央亚细亚的荒漠》中,这样描写黑喇嘛城堡:“这是一个连密集炮火也难以攻克的险要地方,它高踞谷地的整个东端,几乎封锁住了南部山丘环绕的谷口,进了寨门是一堵峭壁,窄的只容一个人通行,轻型的火炮也不能通过山隘运进山谷。这样就不能从西面炮击要塞。”
黑喇嘛城堡里,常关押着许多囚犯,其中有来自西藏的商人、僧侣,有来自外蒙古的朝觐香客和牧民们,有黑喇嘛的政治对手,也有来自甘青新和呼和浩特的中国商人。在喇嘛匪徒的枪口下,苦役犯们建造了这座沙漠要塞。这些城堡遗址,至今还清晰可辨。有考察家还在附近的山坡上发现四个黑色大字“敦煌天杰”。这几个字是用黑色石子镶嵌的,旁边还有几组蒙文,虽已模糊不清,但在十几平方米的山坡上组成一幅错落有致、气势不凡的“碑林”巨图,给人们留下无尽的猜想。 
黑喇嘛占山为王后,各种在外蒙古不能立足的人,纷纷追随他来到黑戈壁。他以欺骗和恐吓手段,为自己编设了一个旗。一时间,在黑戈壁上出现500多顶帐篷,无人区出现了新的帐篷城,手下的人马发展到千余人,且装备精良,超过了当地王公贵族与军阀的力量。
黑喇嘛啸聚马鬃山黑戈壁后,除了修筑城堡工事和关卡外,还派人把守驿站路口,牢牢控制黑戈壁上的水源,将来往***、甘肃、青海、内蒙和外蒙古等地的交通要道控于手中。1922年,蒙古统治者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派400驼队运金银、100驼队运枪支,由库伦至拉萨,途径马鬃山时,被丹比加参喇嘛所劫获,加深了外蒙古与黑喇嘛的矛盾。外蒙方面先后派人追杀黑喇嘛,马鬃山牧人惨遭无辜屠杀。 
黑喇嘛在甘、青、新、蒙和外蒙古边界来无踪去无影,杀人掠货,出没无常,使***、内蒙、青海、甘肃等省交界之地鸡犬不宁,老百姓深受其害,将其视为洪水猛兽,妇孺老幼谈虎色变,将其喻为“丝路罗宾汉”、“魔鬼黑喇嘛”。苏联、蒙古与中国接壤之地被搅得动荡不安。
因黑喇嘛在中亚纷乱的政治格局中控制了商道命脉,靠掠劫过往商队迅速积累起富可敌国的财富,所以在马鬃山三不管的黑戈壁腹地,营造起自己的独立王国,与界山那边的红色政权分庭抗礼,甚至发展到危及红色政权的稳定、牵动整个亚洲神经的地步。
当时的民国政府、外蒙古、俄罗斯等各个政权,纷纷派出大批特工潜入黑戈壁,要查出黑喇嘛的来历与企图。后,蒙古及前苏联政府决定消灭黑喇嘛这股大盗。1922年10月10日,蒙古军事法庭已经将黑喇嘛判处死刑。蒙古政府认为,丹毕坚赞(黑喇嘛)所犯罪行,证据确凿,必需采取措施,将人民的敌人,阴险狡诈、罪恶多端的丹毕坚赞(黑喇嘛)迅速捉拿归案。
据说,1923年外蒙古红色政权派出一支有600名精兵参加的特遣队,越界进入马鬃山,专门追杀黑喇嘛。这支特遣队由著名的肃反英雄———特工巴勒丹道尔吉伪装成土匪打入城堡内部。巴勒丹道尔吉打入城堡后,很快成为丹宾(黑喇嘛)的亲信。但黑喇嘛行事谨慎,警惕性很高,外人行刺根本不能得逞。后巴勒丹道尔吉装作有病,快要死的样子。黑喇嘛听此情景,前来诀别。巴勒丹道尔吉趁黑喇嘛俯身观看,突然刺出匕首,杀了他,砍下头颅。黑喇嘛的随身部下反应过来,举枪对准巴勒丹道尔吉。巴勒丹道尔吉面对一片枪口高声喊道:“我吃了黑喇嘛的心,继承了黑喇嘛的法力!”听到这话,没有人敢开枪。巴勒丹道尔吉威胁哄骗,制服了黑喇嘛的党羽,押解他们回到了外蒙古。
另有一说,前苏联战斗英雄卡尔迪.卡努科夫是追杀黑喇嘛特别行动小组的教官,外蒙古内务部长巴勒丹道尔吉亲自率领100精兵,越界执行刺杀任务。南兹德巴特尔与两名特工化装成喇嘛先行抵达黑戈壁碉堡山。他们对黑喇嘛的岗哨说,他们从库伦的德里布喇嘛那儿来,要拜见丹毕喇嘛(黑喇嘛),说库伦政府需要他的合作,请他出任驻西蒙古的全权大臣。他们顺利进入要塞后,受到黑喇嘛的接见。但黑喇嘛左右都有保镖,刺杀无法进行。于是,特工队实施另一套方案,即南兹德巴特尔装病,一连两天不起床,请求在弥留之际得到呼图克图的祝福,接到库伦客人的请示。黑喇嘛放松了戒备,只身来到客房,俯身向垂危的“病人”摸顶,南兹德巴特尔突然杀死了黑喇嘛,随后提着黑喇嘛的头,向黑喇嘛的部下大喊:“他死了,我吃掉了黑喇嘛的心!”随后黑喇嘛的部下投降。
特别行动小组,烧毁了黑喇嘛城堡,押着俘虏旋返回国。途经一个山谷时,有俘虏试图反抗,挣脱羁押逃跑,被特工全部枪杀,血染山谷。于是,这座小山就叫红石山。据说,当时被俘的黑喇嘛部下有600多人,真正回到外蒙古的不到100人。
特别行动小组回国后,把黑喇嘛的头颅挂到一枝长枪上,在各地游街示众,告诉所有的蒙古人,黑喇嘛已经击毙。
追杀黑喇嘛后不久,外蒙古又派人来马鬃山挖黑喇嘛的尸体,但尸体却不翼而飞。于是,各种猜测纷纷而起,有人说黑喇嘛根本没有死,那个被击毙的是替身。还有的说,黑喇嘛会法术,有四条命,曾经有一群俄罗斯特工把他包围起来向他射击,他不慌不忙,将手一挥,把子弹轻松挡开,毫发无伤。这些像《黑客帝国》镜头般的“超能力”听似荒谬,却在草原上一直流传着。
然而,不论人们怎么猜测,总之这个凶悍的传奇式人物,于1923年后突然销声匿迹,谁也说不清他的下落和大批人马以及积聚的巨大财富去处。那座已被大火焚毁的要塞,也逐渐淡忘在人们的记忆中。
1999年,蒙古戈壁阿尔泰省的《露珠报》发表了一篇题为《丹宾坚赞是何许人?》的文章,文章披露说,丹宾(黑喇嘛)和其部下是被蒙古国“苏维埃”红色政权派出的600多精兵所剿灭。至今丹宾(黑喇嘛)的头颅完好地保存在圣彼得堡一座彼得大帝时期的建筑物内--浸泡在编号3394的玻璃器皿中。
于是,近年又出现了一个辨识真假黑喇嘛、追踪黑喇嘛历史往迹的热
潮。

   (参考有关报刊资料)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发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